农民增收 如何爬坡越坎

时间:2019-04-18 10:50:59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农民增收 如何爬坡越坎

中国农村合作经济管理学会会长毕美家认为,一方面,传统增收动能对农民收入的贡献率在弱化,另一方面,新的增收动能正在形成和转换。


cbf74090e2bbc4fdd5430028ed143021.jpeg

江西省吉安市泰和县日前举办“百万农机闹春耕”现场会,对各种大中型拖拉机、履带旋耕机、高速插秧机等农用机械进行作业演示,提高农民对农业机械化的认识,增强了农民使用农机的积极性。 邓和平摄 (中经视觉)

633061e90c3188077f8944e24f0b1771.jpeg

近日,安徽省濉溪县四铺镇新庄村花卉基地的各类花卉进入旺销期。新庄村各类花卉种植面积超过400亩,年产各类盆栽花卉400万盆,远销上海、南京、杭州等地,年产值达6000多万元。花卉种植成为当地村民增收致富的重要途径。图为花农忙着将外销花卉装车。 李 鑫摄 (中经视觉)

到2020年,实现农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是对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农”领域必须要完成的硬任务。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专门对此做出全面部署。日前,“拓宽就业渠道,促进农民增收”专题研讨会在北京举行。农民增收形势如何?如何度过农民增收的爬坡期?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和农业主体。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农业农村工作,说一千、道一万,增加农民收入是关键。”中央农办秘书局副局长江文胜说。

农民增收动能加快转换

近年来,我国农民收入增速比较快,2018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4617元,实际增速为6.6%,连续9年高于城镇居民收入增长幅度。从全国范围看,近年来,农民收入保持了持续增长的好势头,农民收入增幅超过城市居民,城乡居民收入比明显改善。

专家认为,当前农民增收和外部的相关性比以往更加密切和复杂。农民收入增长与国民经济发展密切相关。从2013年到2018年,GDP增幅放缓,农民收入增幅也相应逐年放缓。国际农业竞争不断加大,农产品进口增加,农业贸易逆差扩大,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农民收入增长。尤其是近两年,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农民外出就业人数和工资增幅呈现“双下降”趋势,农民工资性收入增速明显放缓。

中国农村合作经济管理学会会长毕美家认为,一方面,传统增收动能对农民收入的贡献率在弱化,另一方面,新的增收动能正在形成和转换。在城市,一大批新生代农民工投身到家庭服务业、现代服务业中,获得可观收入。在外卖、快递等领域,新生代农民工占到总量的90%以上。在乡村,各地实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精品工程,发掘乡村新功能新价值,催生新产业新业态。今后,土地增值收益以及农村集体资产股份分红将成为农民财产性收入的重要来源。这些都为农民增收注入了新动能。

油菜花开,遍地金黄,眼下,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良山镇下保村的100多亩油菜花吸引着众多游客。下保村党支部书记胡云华说,村里发掘乡村多重价值,探索适合本地的“农业、文化、旅游”融合发展之路。不仅流转土地1000余亩,带动周边村民栽种花卉苗木,还把农村当景区来建设,大力发展乡村休闲旅游,打造了格桑花海景区、文化展示馆、森林公园等旅游景点近20个,年接待游客30余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500余万元。

务工收入瞄准就业创业

“从以往经验看,农民增收的关键要看农民务工收入情况。”全国政协农业和农村委员会副主任陈晓华说,实现工资性收入的稳定增长,才能保证农民收入的稳定增长。尽管当前就地就近就业、返乡创业创新已成为工资性收入增长的重要途径,但就整体来说,结构性矛盾依然比较突出,“就业难”和“用工荒”一定程度并存。要改变这一状况,就要提高劳动者素质,在增强就业技能和就业能力方面下功夫。

中国劳动学会会长杨志明说,招工难主要是招收技工难,反映了培训工作的短板,表明急需加强农民工技术培训。2014年,人社部起草了农民工技能提升计划;2018年,全国增加了1100万农民高级工、高级技师。过去,农民工的技能培训是政府主导,今后要充分发挥市场的作用,尤其是增强中小企业的作用。农民工就业是市场行为,最好的对接就是市场主体与市场主体对接。

近年来,不少市场主体探索打造对接企业和农民工的平台。河北冀联人力资源服务集团公司董事长吴晓军说,由冀联自主设计研发的人力资源管理系统打造了连接企业和农民工的互联网平台。平台能够根据数据库中的农民工技能标签,即时完成分类筛选、智能推荐、系统匹配等工作。工作完成后,企业经平台支付工资。工作的完成效果、就业人员的职业技能、雇主的诚信表现等可以互相评价,实现双向反馈。

中国农业大学原校长柯炳生认为,农民工的受教育情况也是影响增收的重要因素。目前,受过高中以上教育的农民工仅有26%,另有14%是小学以下文化程度。“原有岗位的复杂程度越来越高,新岗位也对从业者教育水平提出更高要求。因此,从长远看,提升农村教育水平和质量是提升农民工就业的关键。”因此,既要推动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也要发展新型农业职业教育。

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新立认为,经过40年的培育,相当一部分农民工具有了返乡创业的能力。目前,全国返乡创业创新人员已达780万人。今后既要鼓励外出农民工、高校毕业生、退伍军人等人才返乡下乡创新创业,又要完善乡村创新创业支持服务体系,落实好减税降费政策,加快解决用地、信贷等困难,营造良好的创新创业环境。

务农收入聚焦经营水平

“家庭经营性收入、工资性收入、财产性收入、转移性收入是农民收入的四大来源。”江文胜说,过去家庭性收入占一半左右,如今情况有所变化:工资性收入占比达到41%,家庭经营性收入占37%,转移性收入占19%,财产性收入占3%。不过,家庭经营性收入依然很重要。“针对当前农民增收面临的形势,需要拓宽农业内部增收渠道。要发挥乡村资源、生态和文化优势,因地制宜发展多样性的特色农业、特色乡村手工业,创造一批土字号、乡字号特色品牌。”

在湖南省永州市东安县,发展乡土产业正成为农民增收的重要方式。当地的花桥镇曹木村,每到腊月,家家户户都做猪血丸子招待客人。猪血丸子成了远近闻名的美食。依托乡字号品牌,村里成立了农民专业合作社,家家户户入股发展猪血丸子产业,村民人均每年从中分红4000多元。

面对农业发展环境的变化,当前农民依托农业内部增收的思路和业态都应该进行转变。郑新立说,应加快农业结构调整,实现农业内部增收动能的转变:从依靠数量型增长向质量提升转变,大力发展生态、高效、品牌农业;从依靠资源消耗向生态保护转变,真正把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从单纯地依靠种养向全产业链转变,实现一二三产业融合。“按照发达国家的比例,畜牧业应占农业总产值的70%左右。近年来,我国养殖业不断发展,已占到50%以上,但离70%还有不小差距。”

走进重庆市巫溪县龙台村,青山绿水间的蚯蚓养殖场格外引人注目。1500平方米的养殖场内,500个蓝色箱子里养着一条条蚯蚓。“原来普通的蚯蚓,现在摇身变为‘土黄金’。”村党支部书记鲁茂良介绍,基地由共青团重庆市委、中建二局共建,年产值约40万元。参与建设的中建二局西南分公司团委书记陈柯宇说,村里有20户贫困户受益于蚯蚓养殖,其中3户负责蚯蚓日常养殖,另外17户享受分红收益,“明年养殖规模将扩大到2000箱”。(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乔金亮)

(原标题:农民增收 如何爬坡越坎)

编辑:刘贤慧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陕西大事 关注陕西头条
  • 陕西本地最火图片社交APP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我要投稿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友情链接 工作邮箱 陕西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 ©2006-2019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WWW.CNWE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洪振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洪
陕ICP备0701214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61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